昆明亚游集团集團

數字出版“駛入”在線教育賽道

  • 來源:
  • 點擊數:235
  • 更新時間:2019-3-12
  • 評論:0條

  “互聯網+教育”無疑已經成為中國市場一個長周期產業,近幾年的發展可見一斑。而出版業,作為教育中的必要環節,在互聯網和教育的雙重影響下也發生了巨大變化。因此,亚游集团會看到,在數字出版10年發展基礎上成長起來的一批企業已經往在線教育方向上大步前進;同時,一些致力於網絡教育和遠程教育的技術公司也嗅到了出版業轉型升級中的合作商機。

  睿泰集團(上海睿泰企業管理集團有限公司)定位知識服務提供商與學習技術領導者,業務涵蓋睿泰職教、睿泰數字出版、睿泰K12等;中國遠程教育行業領導品牌北京網梯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打造的智能點讀筆和“聞道”融合出版服務等軟硬件產品,正在幫助出版社提升產業價值,創建新型消費模式;數傳集團(武漢理工數字傳播工程有限公司)打造的“現代紙書”模式開創了教育出版融合新模式,逐步成長為一支跨越教育和出版兩個領域的重要教育力量,受到諸多關注。

  亚游集团探訪三家代表性企業,看看在“在線教育”這個新賽道上,他們如何選擇自己的站位,如何對接技術和出版資源,如何開發新用戶需求。

  “教育+”戰略無處不在

  當前很多出版社尤其是教育類出版社和數字出版企業,都將“教育+”作為一個重要戰略,隨著在線教育市場的飛速發展,在線教育已經成為出版業轉型升級最有力的方向。

  2018年12月15日,為了進一步促進K12現代教育紙書走進融合發展新時代,引領在線教育規範化、專業化、科學化發展,數傳集團在北京舉辦第一屆“K12在線教育論壇”,並牽頭成立“K12在線教育專家指導委員會”。來自全國的100多位知名教育專家及出版專家參會,基於以教育出版與在線教育協同發展的“現代紙書”(RAYS係統)新模式,探討移動互聯網背景下教育資源如何更好地實現規範化、個性化、專業化的問題。

  “現代紙書”基於在紙質圖書印製智能二維碼,打通了紙書與在線教育之間的聯動窗口,讓學生在閱讀一本紙質教材的時候,也能通過在線掃碼獲取名師直播、在線課堂等互聯網線上服務,有效補充書本知識,滿足學生個性化、精準化的學習需求。

  數傳集團總裁白立華認為,與其他在線教育方式不同,在“現代紙書”模式中,在線教育課程、直播等內容是基於K12階段中小學生學習規律深化研究後的成果,其質量也經過傳統出版社專業編輯的嚴格把關,更加適應於中小學生的學習需求。同時,在學生掃碼後,“現代紙書”後台還能依托大數據及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及時地幫助學生分析個性化偏好,了解每一個讀者閱讀紙書過程當中的各類知識盲點,為其投送更為精準的線上內容,實現線下線上知識聯動,及時查漏補缺。

  近年來,數傳集團推出“現代紙書”模式,在K12教育融合出版領域效果顯著。數傳集團打造的“紙書+名師直播”“紙書+在線課程”“紙書+家長讀者圈”讓傳統的紙質書與互聯網上的在線教育深度粘合,讓學生在閱讀一本教材教輔、專業類圖書的時候,能通過掃描書上“智能二維碼”的方式,獲取名師直播、專家講座等豐富多彩的線上知識內容。

  數傳集團一直致力於打造新聞出版融合發展服務平台,去年底打出“在線教育”這個明確的口號,是水到渠成的選擇。

  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發布的《2017~2018中國數字出版產業年度報告》顯示,2017年,我國數字出版產業全年收入規模超過7000億元,互聯網廣告、移動出版、在線教育、網絡遊戲處於收入榜前四位,在線教育超過網絡遊戲,位居第三。

  2017年初,國務院印發《國家教育事業發展“十三五”規劃的通知》,明確提出“互聯網+教育”成為國家教育事業的重要抓手,為數字教育出版帶來發展機遇和空間。

  白立華解釋說,在“現代紙書”平台上,2017年和2018年印碼量(紙書上印二維碼)都很大,教輔類圖書用Rays係統服務於學生已經非常成熟。大量的教育出版基於紙質圖書提供的在線教輔產品的內容上有審核機製,質量上有保障,數傳的目的就是將優質的資源都連接在一起。

  上海睿泰企業管理集團有限公司(簡稱睿泰集團),成立於2007年,總部位於上海複旦科技園。睿泰在E-learning和數字出版領域深耕細作,形成了輻射全國的產業格局,在北京、上海、香港、江蘇等地設立業務機構,並在鎮江投建運營睿泰數字產業園,入列國家數字出版基地。截至2017年末,集團擁有教學設計師、媒體和軟件工程師、數字教育產品經理等專業人才超過800人,大型企事業單位和出版機構客戶超過950家、職業院校和中小學客戶超過4000家。

  睿泰集團總裁艾順剛表示,睿泰是“科技”出身,將科技賦能到培訓、教育和出版領域,幫助客戶和合作夥伴實現在線教育和數字出版的發展模式,是睿泰的價值所在。艾順剛在采訪中表示,睿泰的第一個核心業務是E-Learning和數字出版解決方案,關鍵詞為“教育科技”,睿泰接下來將在內容領域拓展,關鍵詞是“教育IP”,未來還會增加B2C部分,關鍵詞將是“教育服務”。可以說,“教育”一詞已經成為睿泰集團除“科技”之外的另一個“硬核”。

  相比其他在線教育機構和數字出版基地,睿泰的研發背景使其在對教育科技的理解和應用探索上一直保持全球視野和國際領先水平。“亚游集团擁有大量底層技術、中間件積累和大數據經驗,可以幫助亚游集团設計更有科技競爭力的學習和閱讀類產品。”艾順剛說,但他同時指出,睿泰在教育和出版本身的經驗上處於弱勢地位,需要在產業升級過程中不斷加強。

  睿泰一直將“知識服務”作為企業的使命,10多年前找準這一定位,有著強烈的先覺色彩。“人類無論個體還是群體,會麵對越來越複雜的環境和競爭,需要快速汲取知識來提升自己的適應能力,知識消費會成為一個巨大的市場。”艾順剛說。他認為,知識服務產業有若幹難題,一是知識的演變和組織,二是學習者的差異化,三是認知過程的可控性,這需要教育心理學、認知科學、腦科學、學習技術、知識建構和知識管理等領域的協同創新。

  睿泰十分看重專業出版和教育出版的資源。“亚游集团本質上是提供知識服務解決方案,亚游集团希望能成為學習技術的領導者。作為知識服務解決方案,有三個立足點,即智能化平台、高品質內容、基於大數據的運營方案,不管是職業教育、K12,還是數字出版,都需要這三個底層的支撐。”

  作為全國唯一一家民營數字出版基地,近年來睿泰在數字出版領域展開了大量工作:自主研發了DiiBee超媒體內容聚合工具;組建了兩個國家級重點實驗室;建立了以數字教育為主題的數字出版基地,在基地中組建了全國最大的數字教育內容製作基地,成立了服務於版權和模式創新的專項基金;作為技術提供商,已經服務了170多家出版社。“亚游集团認為DiiBee的推出是為行業做出的較大貢獻,未來的內容產品一定的多媒體和大數據、AI(人工智能)導向下的產品,是超越今天這個時代的,將來的內容創作也是大眾級而不是專業機構,內容的生成和解析工具會成為內容和流量入口。”艾順剛說。

  2008年,我國首個國家數字出版基地上海張江國家數字出版基地成立,10年間,14家數字出版基地陸續在全國各地成立,數字出版產業本身也經曆了10年的高速發展。原因之一是互聯網尤其是移動互聯網的客觀趨勢勢能,之二是市場主導和政府推動下的產業創新動能。“但相比傳統出版的規模,以及其他領域的互聯網效應,數字出版的春天還沒有到來,還有很長的路和很大的空間。”艾順剛告訴記者,“我相信10年後再討論數字出版,不會是今天的產品概念和產業組織方式,會出現顛覆性的創新。”作為唯一一家民營數字出版基地,位於江蘇鎮江的睿泰數字產業園在實際運作上采取了錯位發展,突出“數字教育”的重心,圍繞這一重心建立公共技術與服務平台。

  3月17日,北京網梯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網梯科技)將迎來自己的19歲生日,這家創立於2000年的遠程教育企業,實際上是萌芽於早期設立在清華大學的在線教育(創新、創業)實驗室。

  網梯科技是國內最早涉足現代遠程教育領域的信息化技術服務公司之一,致力於對中國教育信息化和遠程教育技術的研究及市場調研,對教育技術的發展現狀、麵臨問題和未來發展方向有很好的把握,能夠準確定位市場需求,掌握數字教育過程中的最前沿技術。在多年的發展過程中,網梯一直引領國內遠程教育先進技術的發展,形成了一批自主研發的產品並成功占領了市場。

  網梯科技董事長張震把在線教育劃分成5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資源階段,通俗一點講是內容階段,所有教育的核心都是要有教育內容和教育載體。在線教育雖然已經發展了20年,但還不成熟,大部分在線教育機構都還停留在第一階段。這一階段的競爭力是內容要做好,所以大家會強調“內容為王”。但是,張震認為,“內容為王”不能保證長期有競爭優勢和價值,因為你無法保證自己一直能生產出好內容,除非在內容的發現、生產和轉換上都具有優勢,能領先於同行。

  在線教育的第二階段是要有完整的服務流程,針對消費群體提供完整的服務流程,這是到達商業閉環的關鍵。

  第三階段是個性化需求和個性化產品,在線教育能滿足大量的個性化需求。

  第四階段是將學習上升到一種社會行為,就是“學習圈”,發揮圈子的價值。在線教育的第五個階段是品牌的形成,這是一個比較苦的階段,之前所有的事情都需要升級。

  在線教育中出版的角色?

  在當前的在線教育產業鏈上,出版社扮演著一個極其重要的角色。

  2018年,作為在線教育早期創業者,網梯科技將目光正式對準了出版業,網梯科技發布了“聞道”融合出版解決方案。旨在幫助出版社提升紙書價值,構建讀者通道,保護知識產權,創建新型消費模式。該服務以紙書為入口、小程序為載體、優質內容為核心,用戶體驗為宗旨,打造移動互聯時代知識獲取新模式。

  張震從收入角度把國內的出版社分為4類:第一類是做教材的,第二類是做教輔的,第三類是做壟斷資源的,第四類是做創新圖書的。“收入排第一的絕對是教育出版社,從短期來看,互聯網給出版社帶來的衝擊在現有國情下不會太大。”張震說。他以磁帶業務為例,指出有些出版社這項業務依然很好。“在原有的商業環境形成的商業閉環依然有很大的價值,因此,創新對已經形成商業閉環的行業衝擊不大。580多家出版社服務近14億人口的知識閱讀市場,空間還是很大的。”

  在張震看來,出版社依然擁有強大的優勢:競爭不大,“壟斷”資源豐富,稍有創新就會帶來用戶滿意度提升,用戶群也比較穩定。“另一方麵,紙作為人類接觸信息的一種特定方式,這一方式的人機交互體驗並不比手機和Pad差,所以,對嚴肅閱讀來說,紙張的用戶體驗目前是Pad、手機還沒法取代的。”也因此,網梯科技同出版社合作打造了智能點讀筆,目前正致力於研發具有聽說讀寫功能的第二代智能點讀筆。“未來亚游集团可能會和很多出版社展開合作,第二代智能筆將是一支數字化的筆,是個人助理,根據OCR文字圖像識別,可對紙上書寫的文字自動提供數字化資源。從這個角度來說,紙張依然有很大的價值。”

  睿泰為100多家出版社提供技術服務,這也讓它離優質出版資源最近。艾順剛表示,睿泰過去是技術提供商角色,今後除了對DiiBee多媒體產品不斷迭代升級,服務於數字出版聚合內容外,下一步會擴大和出版社的其他合作形式,包括版權輸出和版權共創。“睿泰在中高職和本科院校、K12校內和校外機構,都有了很多的客戶和渠道資源,可以幫助出版社獲得更多市場。”

  從出版到在線教育,似乎是一條很容易就走通的路。白立華認為,出版社和教育資源互相介入,借助各自品牌,打造屬於紙書和出版社自己的在線教育品牌。其他在線教育公司都是立足全國,自己做課程,扮演的角色更多是內容分發平台。“亚游集团不一樣,每個省、自治區、直轄市都有地方出版集團和地方教育出版社,地方教育出版為地方學生服務,擔當著全省學生學習資源分發平台的功能。出版社擁有大量的當地簽約作者和教育資源,服務當地的教輔市場,針對當地的教育現狀,打造適合當地的教育平台,這是出版社做在線教育品牌的優勢。”白立華告訴記者。

  很多數字出版企業和出版社都將“教育+”作為一項重要戰略。白立華認為,對教育社來說,在線教育肯定是一個轉型方向。“現在學生學習都在向互聯網的形式轉變,未來肯定會朝著人工智能和大數據方向。而圖書太過於標準化,需要通過輔助在線教育打造更具個性化的教育服務,當前70%的教育出版社都在往這個方向轉型,通過課程、教材、教具等一係列將教育落到實處的要素,用公平分發的手段,滿足個性化教育需求。”

  數傳集團跟全國各地的教育出版社的合作廣泛開展,數傳秉持的一個理念是去中心化、去平台化,把“為出版社提供最好的服務”作為自己的宗旨,所有的用戶數據都交給出版社,“不去觸碰出版社的利益”,也幫數傳迅速打開了出版社的合作通道。

  問答:在線教育市場到底有多大?

  問:在線教育,或者說“互聯網+教育”已經成為中國競爭最激烈的行業之一,你們怎麽看這一領域的發展?自己的機遇在哪裏?

  張 震:靠大規模投入的在線教育公司,不見得能成功,而是與長期的競爭力有關係。所有的技術發展到一定階段以後會出現平台期,當然在線教育行業的平台期還沒到。

  到了平台期後,所有的公司的技術門檻都偏低,屆時比拚的是教育品牌,最終在線教育行業比拚的是一個簡單、可以信賴的教育品牌。人們對教育產品的選擇是很痛苦的,教育品牌的選擇實質上是在有限的時間內選機會成本最小的品牌,有點兒像選醫院。對家長來說,選玩具的時候可能會選最便宜的,但選教具的時候一定是選最貴的。對於消費者來說,選教育產品跟傳統商業不一樣。對亚游集团來說,就是跟出版社合作,幫助出版社走到未來的技術平台期,這就是在線教育領域技術公司的價值。

  艾順剛:這是個一個有著長周期和廣闊前景的行業。前景廣闊,是因為“學習”已成為高頻和全生命周期的人生主題。每個個體都是這個產業的消費用戶。

  目前的競爭激烈是因為目前該領域還處於創新不深刻、融合不充分的低水平階段,進入門檻不高,就像人人拿起大刀長矛就能衝向戰場一樣,必然血肉橫飛,因為門檻低,參與者眾,前赴後繼造成的。如果武器升級,飛機坦克甚至原子彈都來了,上戰場的人就少了,戰爭就進入相對應理性階段了。

  互聯網教育的現狀,是教育剛剛走入互聯網階段的市場井噴與低水平創新造成的,隨著用戶走向成熟、產品創新不斷迭代,競爭門檻抬高,在馬太效應下,會在不同垂直賽道中,出現職能三國分立的相對穩定結構。我相信睿泰的科技背景,將能夠適應門檻不斷抬高的競爭環境,亚游集团會走的很遠,在若幹垂直領域會成為領軍者。

  白立華:在線教育行業進入了“大浪淘沙”的過程,考驗的是你的產品和思路。數傳集團的優勢是依靠出版社和編輯的能力。出版社擔當著啟迪民智的義務,強調引領,不是靠算法。出版社優於其他產業的也在於其引領的價值,這也是出版社編輯的價值。即使新聞出版受到了衝擊,但出版的角色是其他機構學不了的,教育出版社和數傳集團正在聯合把這種優勢凸顯出來,讓編輯做好在線教育內容審核和把控的事業。

  問:關於中國經濟未來增長的悲觀,已經影響了一些互聯網公司的發展,對在線教育市場的影響會體現在哪裏?

  張 震:教育是逆經濟周期,經濟一旦不好,人們有兩件事可以幹:一是消磨時光、玩遊戲,因此娛樂業會起來;另一件事是準備好力量,找份新工作,於是培訓業、教育產業會起來。經濟不好,教育行業反而會更好,會讓每個人刺痛自己——為何我沒有競爭力?經濟不好反而會帶動在線教育,低成本的交互方式反而會成為主流教育方式,在線教育的便捷性和低成本在某些方麵超過麵授。

  對於在線教育領域的創業企業來說,這就像走迷宮一樣,大量的企業會停留在迷宮裏,走不通的一定是大多數,曆史上所有的互聯網創業領域都是“九死一生”,能不能走出去看運氣。

  艾順剛:中國經濟會在3~5年內下行調整,但同時也會結構升級,完成動能轉化,我相信5年後中國經濟會更加健康平穩,恢複到中高速增長。背後的積極因素有很多,比如中國巨大的消費力、民眾的勤奮與可貴的進取精神、區域不均衡的後發空間、全世界的科技創新活力。

  對教育產業而言,經濟的短周期調整對行業的幹擾不大。睿泰會更多關注政策變化,將來在擴大B2C業務的時候,定價策略要對標一下區域經濟形勢,戰略基本不受影響。

  白立華: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的影響,有可能大,有可能小。亚游集团更關注學生的數量,有付費意願的比例,在線教育對學生的實際影響等。宏觀經濟下行的時候,對教育實際上會產生一種利好。教育在轉型,但唯一不變的是對學習效能的追求,也就是時間的利用率。另外,因材施教是未來很大的一個成長空間,這是不可逆轉的。

  問: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對在線教育帶來的是市場擴大,還是更多體現在形式變革上?貴司在技術研發上每年的投入有多大?

  張 震:2018年,人們的出行坐飛機、乘火車、賓館入住,包括到工商局注冊等,人臉識別變成了無所不在的東西。原因是2015年時,理論上算法在圖像識別上的準確率上超越人類,導致圖像識別大規模爆發。

  互聯網有一個經典“喬布斯之問”:“為什麽IT業改變了幾乎所有領域,卻唯獨對教育的影響小得令人吃驚?”美國甚至做了一項幾萬人的調研,一些學校完全采用教育信息化,另一些學校是完全不采用信息化,看看信息化到底對人們有沒有影響,最後的結論是沒有影響。

  目前,在線教育沒有發生大的突破,核心原因是人類發明的各種教育工具與傳統老師的教學效果相比的時候,沒有出現指數級的超越,甚至都沒有達到傳統老師的水準。未來,人工智能在麵向教育領域如能出現大的突破,在很多指標上如果能十倍百倍於普通老師的水平和能力,那麽在線教育才有可能出現革命性的變化。

  未來對教育能帶來真正革命性變化的技術寄希望於人工智能。2019年亚游集团開始籌備網梯人工智能研究院,希望人工智能在未來2~3年能給在線教育帶來革新。亚游集团跟國內有名的人工智能公司合作,把人工智能最新的進展和成果引入到教育裏麵,得到工程實現。

  未來人工智能領域,大公司做算法(算法相當於操作係統),大部分公司做軟件(相當於APP,用算法對數據進行學習,產生某種效果的應用)。過去亚游集团說一個公司有軟件,他們是有源代碼的;未來,亚游集团說一個公司有人工智能軟件,它是有元數據的,未來的競爭就變成擁有元數據的企業有競爭力。

  艾順剛:人工智能技術給了在線教育更大的創新空間,就像鈾的發現讓人類可以製造原子彈,而原子彈會改變戰場的格局。

  白立華: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是數傳集團研發儲備性的事情,從電商的角度,最近的發展,用戶體驗,接觸移動端,電商發展,就可以體現在線教育的發展,大數據,機器學習,人工智能,現在體驗不好,服務一般,數據量不夠大,人工智能能力的積累,不斷優化的迭代。

  數傳集團將每年20%的收入投入技術研發,研發團隊超過150人。技術創新,是在線教育的本質,在線教育本身就是對教育的理解,對技術的運用能力。在線教育的取勝關鍵,是出版融合,對出版的理解和互聯網技術在出版的應用。缺一不可,技術在這個領域的應用很大。

  問:2019年公司的重點發展項目是什麽?

  張 震:亚游集团一直在探索各種可能的在線教育模式,孵化各種模式,希望能讓亚游集团的合作夥伴少走彎路,以比較容易的方式找到商業閉環的路徑。2019年亚游集团的重點業務是開發基於訓練的產品模式和基於智能筆的模式,以及基於雲的模式。

  學習不光是知識傳播,學習很大一部分是要通過訓練才能掌握,亚游集团首先把鋼琴練習搬到了網上,網梯科技投入了300萬元打造了《音階練琴》APP,為5~12歲的鋼琴學習者提供專業化、趣味性的鋼琴陪練平台。這款APP是在樂譜數字化的基礎上結合MIDI音頻以及鋼琴音樂識別技術,實現在智能移動端的對樂器演奏聲的節奏及音準的識別功能,建立一套以智能移動端為框架的高效陪練方式。目前,這個產品已經做出來了,但業務流程在商業上還沒有形成閉環。

  艾順剛:2019年,睿泰有5件重要的事情:提高內容交付部門的品質和價格競爭力;擴大版權業務與運營業務占比;整合院校業務資產,並入上市公司體係;啟動香港上市計劃;著力培養新生代幹部梯隊。

  白立華:2019年數傳集團的目標是繼續把“現代紙書”的生態做大。希望亚游集团能給合作的出版社提供更精細的服務,提升亚游集团的數據分析能力,優化技術平台。另一方麵亚游集团希望能吸引地方文化基金和大型創業集團,組建產業基金,對好的出版融合產品提供版權交易,加速出版社的資金流轉,孵化優質內容企業,總體來說,就是從技術、資本幾個方麵把“現代紙書”的整個生態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