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亚游集团集團

圖書影視化:天使還是魔鬼?

  • 來源:
  • 點擊數:225
  • 更新時間:2019-3-15
  • 評論:0條

  圖書的影視化改編已進入市場白熱化階段。根據英國出版商協會去年7月發布的《出版業對創意產業的貢獻》報告(其中匯集英國電影協會、BBC、英國劇院和尼爾森圖書監測機構的數據),2017年根據圖書改編的電影票房收入比根據劇本拍攝的電影獲得的票房收入高44%,全球範圍內高出53%。而且改編劇對圖書的拉動作用非常明顯,督促作者創作更多的作品,創造更多影視化的機會。

  國內市場,切入文化、閱讀領域的阿裏、閱文集團,以及果麥、新華先鋒、記憶坊等新興文化企業,都從優質的圖書資源入手,加快布局影視產業。本報記者采訪了幾位行業前沿的領軍人物,分析各家進軍影視的成功路徑。對於有的操盤者來說,進入影視界是一次風險極大的冒險,可在這幾位高手的運營下,將優質內容轉化為影視作品,為企業帶來了豐厚的回報,開辟出一個完整的內容產業鏈。

  故事1

  阿裏的“快手”玩法

  在2月末剛剛結束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上,阿裏影業參與出品的《綠皮書》斬獲最佳影片、最佳原創劇本、最佳男配角3項大獎。該公司也成為繼亞馬遜、Netflix之後第3家投資奧斯卡獲獎影片的互聯網影視公司。

  阿裏影業布局國際化業務,始自2016年投資好萊塢電影公司安培林(Amblin Partners)並成為其小股東。阿裏看重的是這家公司的專業實力——安培林的創始人之一是大導演史蒂文·斯皮爾伯格。而安培林公司當初特意為中國電影公司留出一部分股權,除了看重中國企業的資本實力,更看重中國這個正在高速增長的新市場。阿裏影業也終於一掃之前幾部電影投資失利的陰影,一戰成名。

  據悉,在《綠皮書》2300萬美元預估製作成本中,阿裏影業的投資份額在50%以下,屬於少數份額投資。以這麽小額的資本,取得如此大的成功,是讓Netflix豔羨不已的。阿裏將該片在中國大陸的上映檔期排在頒獎後的第一個周末,上映僅2天,《綠皮書》就已拿下超過7000萬票房。

  故事2

  果麥瞄準“鐵粉”

  深度參與電影製作

  相比阿裏精準的眼光和高效的運作,果麥文化傳媒股份公司董事長路金波(2000年曾以筆名“李尋歡”被稱為網文界的“三駕馬車”之一),則憑具慧眼,在2005年~2007年間先後簽下韓寒、安妮寶貝、郭妮、王朔和饒雪漫,由此開啟了從圖書到影視圈的拓展之路。

  2000年路金波來到上海“榕樹下”網站,2年後網站65%的股份賣給貝塔斯曼,獲得了雄厚的資金支持和順暢的發行網絡。2007年貝塔斯曼撤出中國,2008年他籌到2000萬元,創辦了萬榕書業。路金波說,從2011年36歲時他用幾年時間看了幾百本書,在讀書的過程中真正愛上了出版。2012年他創辦了果麥文化。在開始做出版人的同時,他也在悄然布局電影產業。如今,電影業務已成為果麥的3大核心業務之一。

  路金波在受訪時表示,果麥公司早在2013年就從自己出品的圖書著手,投資電影,做自己的IP。從2014 年參與投資韓寒導演的電影《後會無期》開始,之後幾年果麥又參投了《萬萬沒想到》《萬物生長》《乘風破浪》和《飛馳人生》等多部電影,取得40億票房收入。

  談到成功轉型的經驗時,他指出,每家公司持有的IP資源是稀缺的,要謹慎開發。在運作層麵,“亚游集团首先要了解IP再去做影視劇的開發,否則就少做。現在很多進軍影視業的公司都並沒有真正理解手中的IP。果麥之所以能夠成功,是因為亚游集团出版韓寒的書有10多年了,對他作品中的故事和寫作風格有真正的理解。這可以確保後期的電影產品開發取得成功。”

  他還指出,成功進軍電影產業,還要堅持參與電影參數的設定而不是跟投,這包括對產品的命名方式、上映檔期、演員的選擇和預算都有控製權。出版企業要深度參與電影製作,並要在理解書的基礎上開發電影內容。

  三是與讀者或者說觀眾建立起連接,即深度參與營銷。路金波說,出版是古老的媒體行業,如韓寒憑借出書有幾千萬粉絲。做電影時,就要把圖書連接的用戶轉化成電影觀眾。如2017年在出品《乘風破浪》電影時,果麥建立的自媒體部組織了有2萬人同時在線的“大咖群聊會”,微信建了40多個群,韓寒在群裏直播並與粉絲互動,親自給網友發紅包,另外還組織網友看零點場首映。“亚游集团用好出版界的粉絲來帶動電影,形成初始流量,給電影造勢。”該片收獲了10.5億票房。”

  路金波還提出,從宏觀角度看,做好電影開發,一是要有專業度,對內容有深度的把握。二是要有雄厚的資本支撐。“果麥有豪華的股東團隊,這保證了亚游集团可以以融資方式解決資金問題,從而全力做好電影開發。”三是有好的製片人。而路金波本人從2013年開始就在積極地向製片人的角色轉換。

  路金波介紹,從2013年開始,果麥每年出品1部電影,隨後每年出品電影數量都在增加,今年將投資3部電影。其中包括根據韓寒、張皓宸的作品改編的電影。有1部電影今年即將上映。

  出版人是如何完成向製片人的身份轉換的?談及這個問題,路金波說,目前有些人做電影的誤區在於,對要做什麽事不清晰,導致項目沒有做起來。其中一個原因是不專業。另外,對電影檔期、類型和演員沒有把控好。他坦言,從2013年開始他就在學習做一個製片人。為此,他給自己列了任務清單,一是去了解市場,主要是看電影。“我每年要看100部電影,包括電影院新上映的電影,豆瓣上評分在7.0以上的電影,還有票房達到5000萬的電影。這樣可以對電影市場有一個了解。”今年大年初一,他就在走親訪友之前,先去電影院,把新上映的3部大片都看了一遍,“因為果麥出品的《飛馳人生》上映了,我要看看同檔期、相同或超出自己水平的電影,對整體市場有一個了解”。

  二是出版電影類圖書。果麥是出版業領先的公司,但對電影業是陌生的。路金波說,果麥過去5年加快布局電影出版,從故事、劇本等多維角度去認識電影。如2014年出版的羅伯特·麥基的《故事》,這本書被封為“全世界編劇的入門聖經”。果麥獲得該書中文授權之前,每年隻作為教材賣出3000冊,果麥新版一推出,當年即售賣10萬冊。

  三是要盡可能精確地控製各種因素。他指出,“對於電影製片人來說,不可控的因素太多了,亚游集团要從不可控中尋找可控因素,做出好的作品。”

  他還指出,每個真正的投資人,都有自己的閱讀範圍,最重要的是日常積累,做好自己最擅長的內容。

  故事3

  記憶坊:以小博大實現書影轉化

  北京記憶坊圖書公司2003年創立,簽約了明曉溪、江南、匪我思存、樂小米、夏茗悠、大風刮過、十四闕等一大批青春文學作家。從2007開始,年在IP改編大熱的10年,向影視公司輸出了很多經典暢銷作品,包括《涼生,亚游集团可不可以不憂傷》《東宮》《來不及說我愛你》《泡沫之夏》等小說均改編影視並登陸各大電視台和網播平台。目前,趙乾乾原著並編劇的《致亚游集团暖暖的小時光》網播劇已經殺青,預計今年將播出;米蘭Lady原著的《孤城閉》曆史劇正在拍攝。

  2017年,在網絡小說《致亚游集团單純的小美好》大熱之後,記憶坊策劃推出了其姊妹篇《致亚游集团暖暖的小時光》,2018年又聯合企鵝影視、雙羯影業製作根據該小說改編的超級網劇,預計今年也將上線。這部小說也帶動了相關電影、動漫等衍生產品的開發。

  該公司總編輯楊雪春表示,當這些書還在小說階段的時候,就積累了非常紮實的讀者基礎及口碑,順理成章地帶動了影視劇的受關注程度,影視化之後又對圖書有一個反哺作用,電視觀眾對原著也會產生好奇心,這是一個相互轉化的作用。

  她坦言,暢銷圖書改編成影視作品有不小難度,記憶坊由於與旗下作者大多保持長期穩定的合作關係,所以會慎重選擇製作能力強的影視公司合作,奠定了今日的成功。

  楊雪春表示,記憶坊作為圖書策劃出版機構,會優先考慮圖書本身的可讀性。內容要足夠紮實才具備轉化的可能性,影視公司從已出版作品中選擇內容進行改編,可以規避很多政策風險。因此,他們非常看重對IP內容質量的把控,相信一個好的故事內容永遠是影視的核心。

  她介紹說,他們對作者生產的內容進行提煉、包裝、出版,再輸出版權,完成對IP的優化。而抓準受眾需求的內容升級,以小博大有好內容才是王道。所以圖書的影視化,潛心打磨故事,構建價值觀,是小而美IP撬動大市場的基石。

  故事4

  新華先鋒的內容升級玩法

  北京新華先鋒出版科技有限公司從2016年開始深入做影視劇IP開發。隨著IP熱潮的興起,資本市場的火爆,圖書產品有了新的拓展渠道與價值增值的空間。在此背景下,新華先鋒近幾年先後參與策劃開發、投資製作了《摸金玦》《我不是藥神》《天坑鷹獵》等項目,受到了業界認可,也贏得了良好口碑。目前新華先鋒正在籌備將東野圭吾的《十一字殺人》拍成電影,改編“九州”係列網絡大電影劇本以及將超網絡人氣作者大風刮過的作品《桃花債》改編成網播劇。

  該公司董事長王笑東認為,好內容怎麽來,關鍵是要有前瞻性,挖掘到好內容創作者。早在2010年,新華先鋒就看好網文作家天下霸唱,以1000萬元天價版稅簽下他的作品。這個在當時被許多人認為是很瘋狂的舉動,如今卻被證明非常正確:“亚游集团能沉得下心、耐得住寂寞,更看好作者和他的作品未來三五年的成長預期。”

  王笑東表示,近幾年來,新華先鋒與嚴歌苓、天下霸唱、東野圭吾等眾多“現象級”暢銷作家建立起了良好的合作關係,著力開發優質的頭部作者資源,還與大風刮過、劉猛等新銳作者建立起良好的合作關係,開發了《桃花債》《十一字殺人》《艋舺2》等相關作品。同時,還布局網絡原創文學,創建了“新華閱讀網”,簽約3000多位具有黑馬潛力、持續創作力的新生代網絡作家,布局影視IP矩陣,營造下一個風口“現象級IP”的儲備池。

  王笑東坦言,在向影視劇領域開拓的過程中他們遇到過很多困難,比如來自同行的競爭、與作者溝通不暢、版權合同條款模糊不清,還有團隊骨幹的動搖、資本的難以把控等等。“當這些問題同時突然出現時,真的很讓人頭疼”。但新華先鋒秉承“做好內容的初心,堅持團隊合作的精神,用持之以恒的毅力克服了困難。這之後,新華先鋒迎來了IP熱潮興起這個曆史契機。他們多年積累的優質IP資源被發掘,並在資本的助推下與作者實現共贏,為新華先鋒的健康穩定發展提供強有力的後盾支持。同時受益於互聯網浪潮、國家政策日益完善的利好影響,在資金周轉、快速轉型、規避風險方麵都有了長足的發展。

  王笑東認為:“圖書與影視劇的互動是一種內容上的‘液態流變’,即一個優質內容通過不同載體呈現,再次對其進行強化的過程。”最成功的一個案例是《摸金玦》,它現在已經成為一個“現象級IP”,包括電影、電視劇、網劇、遊戲、舞台劇在內的影視化全版權運營收益已超過1.72億,其中圖書碼洋4000萬。這還不包括電子書授權、有聲讀物授權、海外版權、衍生品等在內。

  影視劇也可以拉動圖書的銷售,他表示,新華先鋒有許多案例,如新華先鋒操盤的《鐵梨花》《讓子彈飛》《唐山大地震》等影視劇都促進了圖書銷售。反過來,圖書對影視劇也有助力,但往往被忽略。如該公司運作的《富春山居圖》在原著小說方麵的銷售業績和口碑都非常不錯,在圖書的推動下,很多粉絲轉為影視票房的購買力,成為這部作品票房突破3億的重要原因之一。

  王笑東指出,新華先鋒一直堅持做好內容、做精品的初心。而麵對融資問題,重要的是有一個好心態。影視項目的開發,需要優秀夥伴的加入,新華先鋒有好的內容,把內容做好、做紮實了,自然會吸引到優秀的夥伴來談融資合作。